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华美医院妇科环境好不好啊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07:41:2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华美医院妇科环境好不好啊,宁波华美医院 B超,宁波华美好嘛,宁波华美官网,宁波华美医院开几年了,宁波华美咨询QQ,宁波华美妇科医院信誉怎么样啊

原标题:专访瑞士联邦经济总局局长茵艾辛: 中瑞自贸协定具有开创性,希望尽快启动升级谈判

本报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

11月28日,瑞士联邦经济总局局长、国务秘书玛丽-加布里埃尔·茵艾辛在北京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,《中国-瑞士自由贸易协定》实施三年来,瑞中双边贸易增长迅速,远高于同期瑞士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增速。

在此基础上,茵艾辛表示,希望两国尽快启动中瑞自贸协定(FTA)升级谈判,进一步增加减税范围,并缩短减税生效时间。“我想强调的是,现在的协议就是很好的协议,但我们永远可以有更好的协议。在生活中,你永远可以更进一步。”

中瑞FTA于2014年7月1日正式生效实施,是中国与欧洲大陆国家和全球经济前20强国家达成的首个自贸协定。根据协定,瑞士对中国99.7%的出口品在协定生效后立即实施零关税,中国也将对瑞士84.2%的出口最终实施零关税。

今年1月,中国商务部和瑞士联邦经济、教育和科研部签署了关于中瑞FTA升级的谅解备忘录,正式启动协定升级联合研究。

希望尽快启动中瑞FTA升级谈判

《21世纪》:你这次来中国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

茵艾辛:主要是与中国同行进行交流,讨论如何对现有的中瑞自贸协定进行改进。现在的协议已经很好了,但可以部分进行改善,不是要重新谈一个全新的协议。我还要去成都访问。我们大概在一年前在成都建了一个新的领事馆。有一些瑞士企业在成都经商,领馆将为他们提供支持。我去成都就是要展现瑞士政府的支持。

《21世纪》:你觉得现在的中瑞FTA对于促进双边贸易有多大作用?

茵艾辛:如果你看一下数据会发现,我们与中国的贸易增速要比与其他国家的贸易快得多,而中国与瑞士的贸易增速也要快过与其他贸易伙伴。因此,FTA在促进两国贸易关系上发挥了很大作用。

《21世纪》:那为什么需要升级?

茵艾辛:因为现有的FTA没有覆盖所有我们希望覆盖的关税细目,而且有一些需要在很长时间后才能生效。也许我们可以增加覆盖范围,或缩短生效时间。

《21世纪》:具体是哪些行业?

茵艾辛:比如机械。实际上,我们对于中国机械产业感到骄傲,中方现在太有竞争力了。这可能是中方不太愿意把这个行业纳入FTA的原因。但我们认为,我们双方不是竞争关系,如果这个行业被涵盖在内,可以让双方都受益。

《21世纪》:目前,双方的谈判进展如何?

茵艾辛:我们还没有开始进行谈判。我们有一个进化条款,按照约定,我们将在FTA生效两年后讨论协议执行过程中产生的问题,以争取做出改进。习近平主席今年1月访问瑞士时表示,同意支持中瑞启动自贸协定升级联合研究。在他的见证下,中瑞签署了关于中瑞FTA升级的谅解备忘录。我这次来也是希望推动双方尽早展开谈判。

《21世纪》:中国能从升级版的FTA中获得什么好处?

茵艾辛:在服务领域,中方希望推广传统医药。我们将这个领域涵盖在内。中方还提出了一些特别议题。大家把各自感兴趣的议题提出来,然后就是看能不能达成一致。可能会需要花一些时间,可能几个月之内无法完成,但我们必须要在某个时间开始谈判。

《21世纪》:与之前的谈判相比,升级版的谈判会更难吗?

茵艾辛:现有的和升级的协议无法相比。升级版的谈判可能会更难,因为我们几乎已经覆盖了所有领域,没有覆盖的领域对双方来说会很难。但我们的谈判基础是非常棒的。我想强调的是,现在的协议就是很好的协议,但我们永远可以有更好的协议。在生活中,你永远可以更进一步。

中国对瑞士的重要性或进一步增加

《21世纪》:瑞士还在积极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商谈FTA?

茵艾辛:对,印度、印度尼西亚、马来西亚、越南等。

《21世纪》:哪个会优先达成?

茵艾辛:我不知道,因为我们正在和不同的国家进行谈判。这些都是大国,不是容易的事情。有很多影响因素,不仅仅决定于瑞士和这些国家的关系,还受到这些国家跟别国关系的影响,有可能它们与别国签了FTA。当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TPP)快要谈成的时候,很多国家同意把某些议题放入与其他国家的FTA之中。现在,TPP谈不成了,这些国家的做法就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《21世纪》:瑞士是不是对双边协议的兴趣要大于多边协议?

茵艾辛:完全不是。我们愿意参与多边协议,但现实是不可能,所以我们自动选择了FTA。我们非常支持世界贸易组织(WTO)和自由贸易体系,这对中小国来说是最好的系统,因为各缔约方可以享受到同等的待遇,而在FTA之中,大家要计算各自可以得到多少好处。多边自由贸易体系要比FTA好得多。

《21世纪》:但在现实中,大部分国家更愿意达成双边协议。

茵艾辛:当然了,因为在WTO谈判过程中,多哈回合陷入困境,也无法在市场准入方面取得突破。除了《信息技术协议》,其他协议的谈判是非常困难的。我们一直希望推动非农产品市场准入的谈判,但一直没有什么进展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FTA上努力的原因。

《21世纪》:在瑞士的经济合作中,中国有什么重要性?

茵艾辛:中国对瑞士来说非常重要,是我们第三大贸易伙伴,仅次于欧盟和美国,超过了日本等国。中国的重要性可能在未来还要增加。对我们来说,中国是一个战略合作伙伴。

《21世纪》:很多人都说,中瑞两国的关系在很多方面都是开创性的。瑞士为什么愿意跟中国进行这样的合作?

茵艾辛:确实是非常开创性的。一般来说,我们与已经有很多贸易协定的国家签协议,我们只是不希望被排除在外。比如,欧盟与智利建立了FTA,我们必须也要赶快与智利谈成,不然的话,我们的出口商就会受到歧视。但与中国却不一样。中国与新西兰、冰岛有FTA,但它们都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,新西兰主要出口农产品,冰岛主要出口鱼和铝。除此之外,瑞士是第一个与中国签署FTA的欧洲大陆国家,是非常有开创性的。

希望中国继续开放市场

《21世纪》:在与中国推动“创新战略伙伴关系”发展过程中,瑞士重点关注哪些行业?为什么定位于“创新”?

茵艾辛:我觉得,瑞士政府不会选择行业,这将留给我们的企业来决定。我们必须要为两国关系的未来做出规划,所以我们不会选择一个没有前景的行业。我们所有的出口的产品都是面向未来的,不管是医药产品、化学产品,还是设备机械,这些都属于创新,都符合两国合作伙伴关系的定位。但这要由企业来决定进行怎样的创新合作。对它们来说,中国是它们未来成长的一个大市场。

《21世纪》:作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,瑞士如何看待该行的进展?

茵艾辛:我觉得,它已经有很好的开始。我参加了今年的年会。它的成长非常稳固,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,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才。亚投行与世界银行建立了密切的合作。它还制定了一些很高的标准,不论是在质量上,还是在可持续性方面,是最领先的高标准。作为投资方,我们非常愿意看到高标准。我觉得,亚投行的未来是非常光明的。亚投行重点关注亚洲的基础设施,有很多要做的事情。

《21世纪》:瑞士为什么愿意加入亚投行?

茵艾辛:我们加入了所有其他的银行,比如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。对我们来说,亚投行是非常有前景的,因为重点关注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,这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因此,我们觉得有兴趣参与。

《21世纪》:当欧盟和美国收紧外资审查的时候,瑞士还能继续对中国投资保持开放吗?

茵艾辛:我们的哲学就是对外开放。瑞士没有外资审查机制,但我们有很多基础设施和战略行业在州政府的控制之下,这些资产不能对外出售,比如水电设施等。除此之外,我们不认为有任何战略性的行业应该控制在瑞士人的手中。在很多的瑞士大公司和银行中,外国的股东可能比本国的股东更多。我们本身也在海外有非常多的投资。我们非常明白,如果我们收紧外资政策,那么其他国家也会这么做,而投资者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的。

作者:郑青亭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波华美妇女医院能做无痛引产吗